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蔡玉水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艺术是心灵的事业

--蔡玉水艺术解读

2012-07-17 09:53:5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宋妮妮
A-A+

  他心痛于“娘的苦日”,他走进民族的灾难中,心甘情愿沦陷,他将自己消融在一幕幕历史悲剧氛围里,虔诚体味“娘”的辛酸血泪。日日夜夜的沉思与挣扎,令他无法自拔,直至心碎,那咔咔跌落之后的碎片化成饱满的水墨,挥洒出无穷笔意和张力。

  他曾写道:“只要灵魂能得到瞬间升华,千百次肉体之痛又算得了什么?”他以一个艺术家的道德良知、社会责任感,支撑起坚实不灭的信念。无数不眠之夜,无数草图,无数磨废的画笔,倾诉着他对祖国母亲深埋于心的热爱与依恋。

  二十九年,已经二十九年了,还要不断持续下去。他跪着,以跪这样一种艰难又特殊的姿态来描绘母亲,那虽是创作大画的需要,却让人看到了一颗热血赤子之心。当他在祖国母亲面前卑微到尘埃里去的时候,他的作品便开出鲜艳的花儿来了。

  他——就是《中华百年祭》的作者蔡玉水

  《南京大屠杀》是其中组画之一。红色凌乱的数字,如同带着血丝的记忆,刻骨铭心,伤痕累累。滚滚战火夹杂着屈辱的血腥弥漫过来,祸难象乌云密布下深不可测的洪水翻卷吞噬着,沉闷压抑了呼吸,狂风袭击着黑暗的地平线。

  远雷,远雷来临之前,不安沉重的音符危机四起。迷雾中只看到一个日本军人的裤腿和军靴,他的铁蹄无情践踏着中国的国土,他似乎两腿分开,稳坐在一把椅子上,满脸罪恶的表情,战刀已将他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一层层悲情叠加的暗和浓烟的白,仿佛旧电影忽明忽暗闪烁的胶片,透过一道道历史斑驳的划痕,日本军队机械的如蝗虫般走在中国村落的羊肠小道上。

  那些音符的乐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浑厚,越来越凝聚,终于传来隆隆的雷声,轰隆隆急速掠过巨大翻滚的黑色云团,一道道刺眼的闪电把历史的记忆撕开,打亮一个个令人震惊的画面。一张极度扭曲的女子的脸,浑身带着铁铐,双手沉甸甸捧于胸前,不是惊恐即将飞来的罪恶子弹,而是闭目仰面,难以忍受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一个英气健壮的男子直到死神来临刹那,肢体依旧保持着狂奔跑的模样,他不甘心这样离开,他要回家再看一眼他那几年未见的老娘。烧毁的房屋跌落成一根根横七竖八罗列的焦木,好像旁边挤压在一起瞬间毁灭的生命。焦木下躺着一个男人,捆绑的双手举过头顶,双眼蒙着纱布,鼻孔张开着,咬碎了牙关。闪着寒光的狰狞的炮轮,扯碎的衣襟,烈火烤焦了的痛苦的脸......

  一种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使思绪的激流汹涌澎湃,一波未平,一波复起,惶恐不安、高亢的乐声在黑暗里碰撞、纠结,中华民族的血在燃烧、在沸腾,破碎的山河传来排山倒海、划破长空的呐喊。

  那是唤醒新一代不能忘却的呐喊,那是呼唤全人类爱好和平、反对战争的呐喊,那是少有的鲁迅先生式的呐喊。

  正如丰子恺所说:“艺术不是技巧的事业,而是心灵的事业。”一个对人类苦难怀有悲悯之心的人,必有善良、柔软的情怀,这份情怀,在蔡玉水的艺术生命里,如水蒸气凝成的云朵一样,得到了极致的发挥。

  心灵的柔软,使他敏感,锤炼出的坚韧,使他穿越千山万水,不懈追求。他好似是一个为艺术而生的人,纵然也尝尽酸甜苦辣,历经千疮百孔,但那颗心却依旧保持着“人之初”的柔和状态。极轻易的,他就会被某些令人感动的瞬间深深打动,拨动心弦的强音令他无法平息,他常常被内心创作的热情激荡着,被艺术“威逼”、“胁迫”着,不得不画。当他把心乃至心血全部宣泄在画纸上时,天地动容,笔下人性之光就在茫茫夜色中象星辰一样闪烁了。

  “我的生命是从睁开眼睛,爱上我母亲的面孔开始的。”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母爱也曾是支持他创作的源泉和动力。每个人的母亲各有各的不同,但他们爱子之心始终相像。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以浓情笔墨诠释着母爱,绘画了一个个令人难忘的母亲形象。

  愤怒的母亲。《母亲的愤怒》创作于1988年。仿佛乌云笼罩,黑色中国地图上,布满沧桑而又沉重的拓印碑文,白色字体触目惊心地刺眼,疆土之外血色汪洋,仿佛枪击之后,猝然喷出的鲜血流淌在东三省的土地上。一位迎着枪林弹雨、怀抱死去孩子的母亲,浑身散发着压抑的愤怒。她头发凌乱,破衣烂衫,苍老的面容青筋暴起,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母亲,却要因为外来的侵略,因为儿孙们的浑噩不觉、不争,遭受这般凌辱。母亲愤然激怒的目光,令人心颤,让人躲闪着,不忍接,不敢接,那是刺入骨髓般的无言的鞭打。祖国——母亲的目光,催人崛起。

  优雅的母亲。《背影》创作于2008年。梅雨的季节,空气润色,好似从窗玻璃上看到的一个镜头,大颗大颗的水滴模糊了背景,片片飞落的水花,晶莹、剔透,它仿佛也滋润了你的心。纷扰的世界渐渐安静下来,就像坐在咖啡厅里,回头呆看窗外,有一种隔世的美,极其轻快地小提琴声从明亮处跳跃着传过来,掺杂着些苏俄乐曲的味道。前方雨雾遮挡了空旷的广场,远方马路边高楼大厦和霓虹灯散发着繁华城市的气息。大理石板上,年轻母亲怀抱一个小王子般负有贵族气质的孩子。为了越过水洼,她随手侧身整理了一下长裙,她那柔软婀娜的曲线,修长性感的颈项,乌黑头发,只需背影,就能知道她是位知性、时尚、充满魅力的女子。你禁不住被她的背影吸引,以致着迷。

  质朴的母亲。《山路弯弯》创作于2008年。阳光灿烂,一路安宁,山道盘旋曲折,茂密的树木,晒了一整天,空气里有泥土的气味,有草木的气味,还有各种甲虫的气味,鸟儿叽叽喳喳藏在翠绿的嬉闹,只听到扑棱棱双翅急切煽动之声。一位十分年轻的母亲,活泼而消瘦。因为在风日里长养的,皮肤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至善而清明。她浑身仿佛还残留着少女的一些稚气,头发软软的,鬓角柔和地吹起。翻过一座山,站在山腰,俯视远处的村庄,河水清清,炊烟袅袅,那里是她好久未回的娘家。背后的小孩儿不耐烦了,想要哭闹,她甜甜的笑着,嘴角月牙儿似地向上翘起,一只手下意识地轻拍自己的肩头,给孩子极轻柔地抚慰。这比阳光还要明媚的笑容,让你如沐春风。

  绝望的母亲。《母亲的眼泪》创作于2010年。生命的旋律戛然而止,好似运行的时空唐突停顿,所有美好记忆挤压、变形,堆积上去,无法继续。留下瞬间惨淡空白,那一刻,再也听不到什么,心如琴弦在寂静低沉地颤动,刺痛蔓延、渗透。一位母亲抱着她渐渐失去体温的孩子向天号哭,这哭声震颤了你的灵魂,天被哭声盈满了,地一望无际的哀凉。怎么会啊?刚才孩子还朝气蓬勃地站在那里,刚才活泼泼的微笑还挂在她秀气的脸上……母亲瘫坐在人间悲冷里,双手紧紧抱着走远的孩子,身体倾斜着,脸习惯性地贴近孩子……可是,可是慢慢变冷的肌肤,撕裂了母亲的心。那是一位母亲在忍受身心双重伤害时,向命运发出的无奈哭诉,是悲愤的宣泄,是对人生多难的拷问。

  总有真情能触动我们内心最脆弱的环节,总有一种感动让我们泪流满面。他以绘画的方式,将我们人性的善良点燃,也点燃了我们内心未燃的火种。

  艺术之路是艰辛、孤独、寂寞的,就好象抬头观望繁星下的烟火,单听得一声回震的轰响,热切地期待里,人们却完全忽视了它黑暗里漫长的积蓄,不曾停息的磨练,焦虑地等待和逆流而上的苦痛。天际下每一朵华光熠熠,都曾饱含了画者的心血,每一次五彩缤纷,都是信念坚守的见证。

  因为热爱而荡气回肠,因为热爱而升腾、激越,因为热爱而背上艺术的十字架而无怨无悔。

  音乐的旋律能表达人们的欢乐、忧伤。蔡玉水的绘画线条都有它强烈的韵律和节奏,当他将一腔热血全部倾注到绘画中去的时候,作品便会产生抚慰人心灵的夺人轰鸣声。就像杰克逊站在沸腾里激情燃烧后,曲声,乐声渐渐息落,只见他潇洒地一挥手,一股冲击力,由内而外,将窗玻璃击得粉碎,片片飞溅,划出极美的曲线。

  不是在蔡玉水的音乐里,而是在他的绘画作品里,我们感受到了那种强烈的冲击力和碎片飞落之后的震撼。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蔡玉水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