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蔡玉水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跨界艺术家蔡玉水

2012-06-11 15:26:3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支英琦
A-A+

  在当代中国人物画领域,蔡玉水无疑是精神含量与艺术特质卓尔不群的一位,统欣赏蔡玉水的作品,常常会产生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边是重大题材的鸿篇巨制,引领我们穿越历史隧道回到既往。他的以“中华百年祭”为主题的系列作品,描绘了从鸦片战争到二次大战跨越百年的民族苦难,那些刀光血影凝结的、浮雕一样的往昔太沉重,沉重得我们眼里迸出火来。另一边,则是诗意的画境与畅意的表达,亦即他构建的唯美的“蔡氏天堂”系列,在这曼妙纯净的画境里看不到风花雪月的轻飘,看不到媚色与矫情,那些明目善睐的美好形象里,分明有画家忧郁孤独的基因,一种浸淫了悲情的美。

  让我们一起看这样两幅画,体味冰与火的迥异,冰与火的交融。

  一幅是《1937——南京大屠杀》。这是一个怎样的屠戮的场景!所有的情感,瞬间浓缩成静穆,画面上,那些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孔,因为痛苦而撕裂的躯体,交叠着、挣扎着、哀号着------天啊,谁来拯救他们!浓重的墨色,渐渐淹没了他们,紧密的线条与浓重的皴擦,加重了痛苦的深重。渲软的宣纸猝然硬化成石头,画卷铺展成厚重的城垣,那些城垣里渗出血来,流出泪来,升腾起绝望的哀号,似乎要在瞬间崩裂------一段屈辱而深重的历史被凝固了,成为静穆、隐忍、悲怆的碑铭,这是怎样的一种静穆,仿佛大海的深处,这种静穆其实是风暴和汹涌的源头------

  转过身,再看看《天堂巴厘岛》: 洁白的鸽子群翔,圣洁的鲜花盛开,盛装的女子和健硕的男人翩翩起舞,蓊郁的植物与善良的人类一起沐浴着温煦的阳光------视野里的一切是祥和、纯净、美好的,没有争斗,没有喧嚣,世间因为和平而宁静,万物因为秩序而和谐。浓重的色彩、简练的线条与工致的细部描绘,渲染着天堂里鸿蒙初始一样的神秘、圣洁。这是精神的天堂,天堂里的星辰日月距离我们如此遥远而又如此接近------

  悲剧创作与悲怆意识,对于成就艺术大家而言是必须和必要的情感内质,而对于人生来说,则是一种砥砺乃至煎熬。不了解蔡玉水的人,很难从《中华百年祭》系列画作中体会他悲天悯人的民族意识与士子情怀,也很难从《天堂漫步》的醇美与曼妙里,理解画家寄寓的对于人生终极目的的深刻思考,以及对于现时生活美好纯净的期望。

  这看似风格迥异的两种创作,在画家身上得到水乳交融的浑融,这和他的人生经历和审美取向是相互关联的。少年时代的蔡玉水有着与生俱来的忧郁和相伴一生的忧思,而他从小就他用笔画他的忧思。这种忧思,随着年龄和阅历的渐长,又升华为民族的忧思,他决心用画笔为中华民族竖起一块历史的纪念碑。于是,他开始了后来使他备受关注的《中华百年祭》的构思与创作。他将个人的悲情融入民族的悲剧,悲愤凄怆的情感随着墨色恣情浸淫,那些扭曲的、挣扎的、凝固的画面,粘连成一幅百年民族苦难史,令人窒息,令人扼腕,引人悲愤,催人警醒。从那些画面上,我们也不难读到画家的创作心态,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刻制画面上的千字碑文,一根线一根线地描画、抚慰那些扭曲的面孔。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不是一次单纯的绘画创作,而是一项浩繁的工程,一次涅槃一样痛苦的心灵苦旅------所以,我们在看那些浸透着画家心血的画面,比如《1937——南京大屠杀》、《1840——鸦片战争》、《1976——唐山大地震》、《与妻书——怀念林觉民烈士》、《1991——悼黄花岗72烈士》、《1937——铁蹄下的孩子》、《1945——人证》时,那巨大的、祭奠式的民族悲剧主题,惊涛骇浪一样冲击着我们的视觉和灵魂

  《中华百年祭》是中国水墨画史上最大幅的史诗性巨作,高3米半,长达60米。描绘了从鸦片战争到二次世界大战的百年民族苦难,年代横跨1840年到1945年。画家在组画中,不仅开掘了一个深刻而沉重的主题,在绘画语言的表达上,还运用了数字、碑文等新的元素进行创新。

  悲情而细敏,孤独而博爱,即使在画清澈至极、绚丽无比的巴厘风情的画面,也同样内蕴着画家孤独的因子。

  如果我们细细体察,蔡玉水《天堂巴厘岛》系列作品,内涵着一种对立统一的审美哲学,植物的蓬勃葳蕤与人物的宁静淡然,浓重的敷彩与简洁的线条,画面的喧哗热闹与画境的深刻澄净------审美的对照反差,由画家的精神哲学引导,形成了作品水乳交融般的和谐美好。要解读画家隐含的更为深刻的哲思,眼睛是一扇可以打开的窗子。你看,《祝福》中的两个少女,双手合十,眼睛里透出的是迷惘而笃定的光,有一种与年龄迥异的超释感,黄色主调的绮丽背景反衬出素衣少女的出尘质感,令人怦然心动;他的《盛装》组画中,繁缛的头饰、飘逸的发丝,与画中女子入定一样沉静的表情,同样构成了矛盾的对立统一,让人难忘的还是那些眼睛,那些眼睛是会说话的,不同的人生阅历,不同的审美取向,会读出不同的画语。而《长脖子的伊万》中,画面完全是由线条组成的,看似繁复杂乱,人物被抽象和异化了,如同一个铁丝编成的人体框架,使人极易联想起毕加索画中的人物-----蔡玉水对于巴厘岛安详、宁静、和谐与美好的描绘,隐含着对于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终极理想,他对于异域风情的描摹自觉地渗入了对于自己民族命运的思考,又由此上升到人类的共同命运的诘问与追思。

  蔡玉水人物画的创作实践,是对于中国传统人物画绘画形式与语境的成功探索。

  即使把蔡玉水与众多人物画家的画杂放到一起,人们也能不假思索地辨认出来。他把速写的传神洗练,重彩的厚重繁复,水墨的圆融生动结合起来,创造出一种耳目一新的绘画语境。

  蔡玉水的“个性语言”是由线条、色彩和布局构成的,中国画强调线条的运用,以前看《洛神赋图卷》,感慨于顾恺之用飘逸的线条刻画出洛神“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的风度,留下了“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身影以及中国仕女画的高度。蔡玉水画中线条的运用,明显承袭了传统人物画线条的特质,他用线讲究虚实结合,似断还连,尤其在人物细部的勾画上,如丝如缕,如微风吹皱春水,如清泉渗出丝帛,惟妙惟肖地传达出人物的神态仪表。

  相比较,蔡玉水人物画的布局是独辟蹊径的。传统中国画的布局,讲究“疏可走马,密不透风”,蔡玉水的作品,乍看画面是满的,浓重的敷彩以及斑驳的图案,构成了人物的背景,而人物在背景的衬托中,却一直是画面的主体,主体与客体布局,遵从画面内容,张持有法度,浑然成一统,视觉上互相呼应,感觉非常圆融。

  色彩的融合是蔡玉水绘画语言的“重彩”,他早期的作品,包括《中华百年祭》系列,基本是宣纸水墨。1996年前后,在描绘巴厘岛神秘风光与文化时,他感觉到水墨的局限,尝试向混合颜料过度,效果理想。1998年后,他继续探索从水墨写意到色彩写意的转变,并在实践中完成了《天堂巴厘岛》系列作品,其色彩的个性进一步彰显。最喜欢看前无古人的“蔡氏重彩”作品,墨在水中融汇,色在彩中变化,文人意趣的水墨融会了现代语言的颜料,斑斓的色彩渲染出奥妙的画境。他在敷彩设色上面的探索,经过数十年的融会贯通日渐成熟。在他的作品《花瓣雨——丹顶鹤的故事》以及《《梅兰芳——东方精神》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与繁复的重彩人物相映成趣的,是蔡玉水的素描。这是个让人讶异、却不得不叹服的成功个例:素描,是绘画的基本功,而蔡玉水的素描,却成为单独艺术作品,广受喜爱,这得益于他深厚的素描功底,也来自于他在素描中独特的韵味与传神表现力。他的素描作品,多以炭粉笔和有色卡纸为材料,画面简洁明朗,线条婉转洗练,着力表现人物面部细节,透过眼睛传达人物内心境遇,传神而达意。在他众多的素描作品中,我更钟情于《天堂漫步》系列以及《母与子》系列。你看,在天堂里漫步的女子,头戴花环,手提花篮,美好年华一如豆蔻初开。与绮丽繁复的重彩作品不同,素描作品中的天堂漫步更随意、闲适、从容,而画面传递的美更简单、纯净、写意,没有了画面语境中的哲思,却更多了几分诗意,带给我们一缕清馨的风。

  蔡玉水是个具有诗人忧郁气质的画家,一幅幅画作就是他留给我们的朦胧的诗篇。在素描创作中,他也把鲜明的情绪通过逸笔草草流露出来。因而更能而走进人的内心世界。

  蔡玉水是一个走在路上的画家,他探索的步履永远不会停顿下来。他既向传统的最深处回溯,又极力向现代的远处徜徉,而表现手法往往成为他传情达意的工具,而每一次的改变,都是一种涅槃式的升华和再造。近期,他创作的一批巨幅油画作品和雕塑作品,让人眼前一亮的欣喜之余,又带给我们振聋发聩的艺术感受。这些作品,或是振宇九霄的白鹭,或是荷锄归家的农夫,完完全全来自生活的真实,又让观者得到精神的愉悦和启迪。从这个意义上讲,蔡玉水已经跨越了一个单纯画家的界限,而成为一个灵活运用不同手段,恰如其分地表达艺术感悟与文化精神的“跨界艺术家”。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蔡玉水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