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蔡玉水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翰墨担道义 大爱驻乾坤----访记蔡玉水的艺术世界

2010-04-26 14:36:4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郭振宇
A-A+

  看了蔡玉水的画作,你怎能不珍爱生命?看了蔡玉水的展览,你怎能不热爱生活?无论何时,当我们走进蔡玉水的创作空间,走进他浩瀚的艺术世界,无不会为他执着的追求所感染,为他全情的投入所打动,为他画面所负载的责任与大爱所震摄,更为他卓越的才华所折服。自上世纪80年代,蔡玉水以自己卓绝的劳动,高超的艺术技巧,独特的风格和撼人的气魄走进我们的视野,1995年更以鸿篇巨制《中华百年祭》震撼了艺术画坛,成为中国美术界一颗灿烂的新星。
  “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土地……”情和爱,是蔡玉水一直关注和创作的主题,对亲人、对朋友,对老师、对学生,对民族、对国家的全身心的热爱,一直贯穿在作者的生活和创作活动中。
  蔡玉水先生是一位有信仰的人,笃信人间的真情,笃信人间大爱,笃信真善美的事物,笃信人类的道德规范,笃信灵魂深处的精神皈依。他有激情,是对生命的深深的爱恋;他有热情,是在颂扬真善美时候的虔诚与激扬。
  一朵花,能让他落泪,一声鸟鸣,能让他惊心。一条宠物狗,被他描述得津津有味,兴致所至,能把大量的图片录像录音全部摆出。一只流浪猫能引出他全部的母性关怀,以致历经困厄,不离不弃。
  家庭,更是他生活和情感的重心。“对待老人,没有什么可商量的。”母亲心情不好,就拿他数落,因为兄弟姐妹中就他有出息,又最得母亲本性。母亲说他,其实也是一种交流,他就耐心垂听,好言宽慰。七十多岁的岳母因上了年纪,有些健忘,反应开始迟钝,却经常回忆起年轻时候的事情,他就坐在一边捧场,还饶有兴致的帮腔掺和,看得旁人都落泪。临要出门了,还对着岳母扬起手,岳母就猛地对拍一下,他再落下手来,岳母覆掌再打他一下,他笑嘻嘻地拍拍岳母,才告辞出门。
  女儿则是他贴心的钟爱。”有人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作品是那组十年的心血之作《中华百年祭》,也有朋友说是我劫后新生的《天堂巴厘岛》,而让我说这两者都不对,因为,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作品大家没有见到,那就是我的宝贝女儿‘丹妮’,如果你有机会见她一面,哪怕一分钟,你就会喜欢上她,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是实话。”女儿是画家的创作的主题,是画家心中最柔软的情愫与爱恋。
  而祖国在他的心目中更是撼动不了的大树,对民族更是倾注了满腔的热爱与深情。曾有团体请他到国外,提供最好的条件,请他画敏感题材的画,并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承诺,可是他断然拒绝。祖国已经苦难深重,谁要再在流血的伤口撒盐,他会疯狂反击;人民需要祥和发展,谁要蓄意挑起事端,他会疾声讨伐。一个自苦难中成长起来的孩子,最难以忍受的是别人看不起母亲,最不可忍受的是他人欺侮自己的兄弟姐妹。这就是一个画家的良知,一个赤子的殷情。
  情,最累,也最珍贵!爱,最美,也最无价!这就是为什么当初他会读着林觉民烈士的《与妻书》恸哭淋漓,也就是为什么他在创作《悼念林觉民烈士》的时候几易其稿、几度昏厥。那种为取义勇于赴身的英雄壮举,那种融儿女情长于家国命运的大浪漫精神得到了认可,得到了共鸣,得到了升华,得到了迸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中华民族千百年的仁爱至孝理念在此得以传承与提炼。大墨渲染,画出的虽是亡魂锁链,体现的却是人间大爱;狂椽挥洒,表现的虽是英勇赴难,烘染的却是国难身责。他那高贵的思想,源于对祖国的无限眷恋,对人民的无限热爱。《中华百年祭》就是在这种情愫感召下,累十年寒暑创作而成,在这高近四米的百米长卷中,历数自1840年鸦片战争至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中国一百多年的悲怆历史,分为《1840----鸦片战争》、《1911----悼黄花岗七十二烈士》、《1937----南京大屠杀》、《1937----铁蹄下的孩子》、《1945----人证》五个部分。这五部分作品运用了诸多的技巧和方法,为了表达自己凝重而悲愤的情感,为了真切的托起祖国灾难深重的历史,他运用了碑拓、印章、咒符、竖格、砖石、城墙等极具东方特色的符号和形式,穿插于水墨纸笔之间。战争部分尤其残酷血腥,没有调停者,没有可以缓冲的中间地带,只有残暴的杀戮,只有破败的疮痍,只有施暴者的狰狞和极尽摧残的肆虐。俯冲下来轰鸣的飞机、散落的炸弹、带血的刺刀、寒涩的铁蹄、浓重的硝烟,无不彰显着侵略者的野蛮和残暴;英雄的壮烈殉国、几代志士救国的彷徨、掉落的头颅、死难的尸体、被蹂躏的妇女、被惨杀的儿童,无不透露着茫然无助和任由宰割的悲苦。
  《悼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把水墨的表现手段推向了极致,这组水墨几乎一气呵成,没有中心人物,没有具体事件,没有故事情节,但是却有那么多的形象,那么多的形态,没有一点重复,没有任何的犹疑和枯竭迹象。这幅画中,抛却了拓印的确凿、直面与负重,代之以黄色汉简的叠压,仿佛一张张符咒在祈求、在招魂、在抚慰那英勇的先烈。观众仿佛看到漫天的纸钱、散落的灰烬、飘荡的白幡……画面苍凉悲壮,痛彻心扉,恍如悲愤的巨浪自历史深处滚滚而来,威胁的、危险的、噩梦般的历史与现实,使他的心灵在狂喊中恐惧,在颤栗中抗争,有刺目的闪电,有隆动的沉雷,有阴森的黑风,有挣脱的锁链……他在咆哮,在震怒,在狂暴里毁灭一切,仿佛万千的英灵都聚集在他的身边,仿佛历史的沉疴在他的身体发作,大地在震颤,火山在喷发。中国的水墨有数千年历史,却从没有具备如此的力量,如此的视觉冲击力,这也是特定的时期赋予水墨以全新的艺术形式,又是特定的历史赋予画家以全新的使命。整幅作品墨域宽广,造型刚烈,用笔酣畅,挥洒淋漓,浓情倾注,荡气回肠。
  《中华百年祭》被当今学者、中国美术界权威人士及国内外报刊杂志评价为:“自中国‘五四’运动以来,继蒋兆和《流民图》,周思聪卢沉《矿工图》之后,第三件里程碑式的大型水墨历史人物画力作”。“我走进灾难痛苦的中华民族历史,并不是想再现它,而是想用变冷的血冲刷掉人们灵魂中不断滋长蔓延的庸俗与忘却!”这责任、这使命不正是我们生活的核心,我们民族的希望,我们所有人间大爱的具体实现吗?以身赴难的英雄,以画笔讴歌英雄和颂扬先烈的画家便是民族的灵魂、国家的脊梁。
  1995年《中华百年祭》展览成功后,蔡玉水只身来到印度尼西亚,在艺术创作中寻求和平,寻求自己的梦想,让世界充满美好,让人类消除争夺。印度尼西亚,一个充满浓郁的东方情调的国度,让他看到了美好,看到了祥和,看到了人间的欢乐——原来天堂并不遥远!《天堂巴厘岛》系列作品应运而生。
  《天堂巴厘岛》以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风俗民情为素材,表现人民和睦祥和、幸福生活的场景。在这组作品中,画家一改既往的黑白水墨,使用了浓烈的重彩绘制,一经展出,再次轰动。这是一首歌,那样单纯、质朴和富有民族性,深沉而有力,欢快而优雅,美丽而丰满。在高二米八五,长十二米的长卷中,中间部分是婚丧嫁娶,美丽的公主穿着华丽的衣裳,有许多粗壮的小伙子高高地抬着竹轿,彩幡招展,华盖飘摇,脸谱高举,花篮簇拥;右边鲜花盛开,阔叶浓密,美丽勤劳的少女头顶丰硕的水果载歌载舞,欢庆丰收和喜悦;左边白鸽飞翔,色彩浓烈,人们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虔诚的祝福。自此,蔡玉水的创作进入一个新的高潮,逐渐形成了新的主题《天堂之恋》,这个新的形象越来越明晰,越来越壮大,它在欢唱,在欢呼,发展成为一个颂歌般的大合唱,崇高而雄浑。在画家的笔下,那永恒的无尽的人间真情、那无私的真诚的人间大爱越来越临近,越来越明确,时间和空间都坍塌了,所有的尘世的一切都升华了,幸福的精灵自天地之间降落,她们歌唱着和平和解脱,汇聚成神秘的合唱,在天际间飞扬。
  描写地狱是为了寻找天堂、建设天堂,歌颂美好是为了保护天堂、留住天堂。《天堂之恋》主题明确,对比强烈,效果鲜明。用单纯的水墨对比浓烈的重彩,用冷酷的悲怆衬托辉煌的喜庆,用战争、杀戮、破坏来映衬和平、幸福、希望,造成地狱与天堂的终极对比。画家于平和中的忧患意识,在忧患中对和平的无限珍惜与颂扬,对于美好家园的无限憧憬与爱恋,昭然若揭,这便是蔡玉水追求的理想和创作的理念。
  蔡玉水的系列新作具有明朗轻快、清新自然、流畅舒缓的风格特点,他将绘画的音乐性与画中脉动的情绪渗透融合,错综往返,将情、景、色完美地升华为一体,画面灵动亲切,让人看到了画家温和纯美的内心。他的绘画不是旁观者观察描画,而是用清丽的内质自发地装点描写,伴随着笔势的运行,情绪也达到高度融入、高度饱满。天堂少女,在他的笔下美丽、纯真、高贵、优雅,在一个画家、一个男人的眼里是完美无瑕的,但是画家不仅仅停留在欣赏者的角度,他又会把自己当作一个少女,一个真正的画中人,然后用心灵精心装扮自己。“母子情深”又何尝不是把自己当作了那个沉浸在得子幸福中的年轻母亲?他更是在灵魂的感召下进行创作!他的世界不是观察所得,是真正体验所得。
  安格尔曾追求那种“纯粹无条件的,对任何时代和任何民族、任何信仰都一样的美,对它的整个赞美包括过去、现在和将来,这是任何偶然事物都不能代替的艺术。”这样的艺术,在今世只有少数几位画家能做到,能去执着以求,蔡玉水就是这仅有的几位艺术家之一,他的艺术与高深莫测、冷若冰霜的当代说教无关,它是鲜活的生命,是直面的生活;它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体现着恒久的价值。它也和一时的时髦追求,任何昙花一现的趣味毫不相干,这是伟大的艺术,是不朽的艺术,是人内心活动最高尚的表现。
  蔡玉水的天堂系列作品不是用来读的,是用来调节心绪的,更是用来滋养灵魂的,他会教我们去爱——爱美丽的少女、爱得子的母亲,爱盛开的鲜花、爱五彩的世界,爱生命的每一份体验、爱生活的一切经历;爱凤毛麟角的枝节,爱陈年的旧事,爱故土乡关;爱初晨的细露,爱孟夏的斜阳,爱栖息的蜂蝶,爱秋日的耕耘。他那忧郁而善感的眼神永远饱含着悲悯与慈爱,他那最纯朴、最圣洁的感情用最美妙的韵律歌唱出来,用最美丽的线条与色彩描绘出来!他教会人们如何将灵魂凝聚!
  “一个不真诚对待绘画艺术的人,是绝不能成为好的画家的!”这就是画家的心灵写照。他真诚善良,心怀悲悯,执着以求。在他面前,一切的虚假都会无处容身,一切的邪恶都会销形隐遁,一切的尘嚣都会遏声匿迹,一切的浮华都会无言以对。“也许这世上本没有天堂和地狱的区别。天堂通向地狱,地狱通向天堂,只在人心的一念。”他的画作充满了感动,充满了爱,充满了希望,就像于混沌初始的世界射出的一束曙光,于戈壁荒漠一扇开向生命的窗子!
  “人的生命开始都是一样的,结束却各不相同,如果让我选择我的终结,我将紧紧抓住表现美好生命、讴歌大自然的忠实画笔……”
  他是一位歌者,一位忠实的只唱人间美好的歌者,他将心中的凝涩与矛盾融化成一片甜柔谐音,将万千的情愫变成了一曲潺潺细流,流进世界的门扉,流入人们的心田。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蔡玉水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